游戲觀察 游戲產業媒體
手機端下載
當前位置:游戲觀察 > 新聞 > 研發資訊 > 正文

《雀姬》:麻將也可以做出“奇跡暖暖”的效果-游戲觀察-游戲產業資訊_游戲產業動態_游戲產業數據

2019-02-02 20:00 來源:游戲觀察

  游戲觀察2月2日消息,麻將起源于中國,幾百年發展后已經成為了中國國民運動之一,春節將近,走親訪友時聚起來搓一搓麻將是常有的事情。傳到日本的麻將衍生出了新的規則,也發展成為日本人最為癡迷的娛樂項目之一。

  日本人野口恭一郎籌建了世界第一家麻將博物館、日本人發明的全自動麻將機已經成為中國最實用的家居用品之一、而著名漫畫家富堅義博更是知名的“麻友”,自稱腰痛不能畫畫的他“忍痛”去參加麻將大賽。作為動漫大國的日本,更是制作了很多含有麻將主題的動漫。

 

  日麻玩家在國內實數少數,隨著二次元群體的擴大,開始有國內廠商關注這一市場,以日麻規則為基準制作專門針對二次元人群的手游。相較于風格相近的《雀魂》,《雀姬》進入國內市場較慢,卻能在上線次日更是短暫登上ios免費榜第6名,如今暢銷榜也能穩定在200名左右(這對新游來講并不簡單)。

 

  這款游戲相較于《雀魂》,有何獨特之處?二次元+棋牌的結合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呢?

  與中國地方玩法差異較大的日麻

  介紹《雀姬》之前,游戲觀察先簡短介紹一下日麻的游戲規則。

  中國麻將各地的玩法普遍不同,甚至差別較大,相比之下,日麻經過發展后規則較為統一,競技性也更強。日麻在和牌方面限制較為明顯,不允許無役和牌,副露率大幅度下降,經常需要玩家去記住特定的牌型:比如單一花色構成的清一色、同一花色從一到九組成的一氣貫通等。

  日麻節奏較為緩慢,對局采用積分制,放銃(點炮)損失較大而自摸收益被削弱,同時舍牌較為明顯,日麻整體防守多于進攻,策略性、競技性相較于地方麻將有極大的提升。

  兩款游戲在規則處理上有所差異,比如《雀魂》并無燕返規則,而《雀姬》則將東場南入等規則刪除,關于此類修改的好壞,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由于日麻規則與地方麻將差異較大,新手引導并不足以讓玩家牢記規則,這導致很多新手玩家因錯誤的碰吃而無法胡牌。建議此類游戲可以添加一些問答題目,通過回答日麻問題而獲得一些獎勵,這樣新手玩家可以更迅速也更開心的熟悉規則,而老玩家也不至于為了“斷幺九邪教”而苦惱。

    微笑科技 +嗶哩嗶哩,廠商自帶吸睛效應

  《山海戰紀》的開發商及運營商微笑科技,對很多二次元游戲玩家來講并不陌生,游戲自身質量在二次元游戲中只屬一般(在筆者看來游戲性并不高),更因畫師原因招黑不少,但游戲本身不肝不氪、休閑娛樂、更新照常,活動照有,一直被玩家稱為“國內最良心手游”,TapTap上該廠商評分更是高達10分。

 

  玩家是理性的,不會因為喜歡某個廠商而直接認可游戲;玩家同樣是感性的,會因為喜歡某個廠商而主動去嘗試游戲。一個公司的口碑并不能保證旗下游戲的火熱程度,但在吸引玩家方面有很大的作用。

  而嗶哩嗶哩作為國內做大的二次元社交平臺,二次元游戲若能官方推廣可以吸引大量流量,更何況官方在直播界面大力推廣呢。在筆者身邊,有很多對于日麻毫無了解的玩家,只因在B站看到官方的推薦以及UP主的直播而加入游戲。

  不過,B站在游戲推廣過程中也有部分問題值得詬病。有玩家反映,因自己曾瀏覽過與日麻相關的視頻或文章,游戲開服前就收到了B站的游戲預約短信,感覺自己的隱私被B站正在監視。而此類問題發生了不止一次,通過監察用戶瀏覽記錄干擾用戶生活的行為并不值得提倡。

  與《雀姬》相比,《雀魂》的火熱卻較為緩慢,游戲2018年6月發布,直到10月份游戲熱度才逐漸飛漲,而這其中與“眾多漢化組因打麻將停更”、眾多B站UP直播打麻將有很大關系。特定的小圈子火起來之后依靠自來水宣傳才火爆的《雀魂》,在游戲宣傳方面更為劣勢。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下旬,《最終幻想14》宣布添加“多瑪式麻將”,日麻類游戲都因此提高了一定的熱度。

  良心氪金,把棋牌游戲做成“奇跡暖暖”

  國內棋牌產品無論是包裝形態還是運營模式,其主要側重用戶為中年群體,而《雀魂》和《雀姬》一直將目標確定為年輕用戶,日式畫風、配音演出、角色立繪以及抽卡系統與養成線等設置都與年輕用戶需求緊密貼合。

  棋牌游戲付費模式主要是兩種:金幣模式和房卡,而諸如QQ游戲等大型游戲平臺則添加各種VIP特權,比如進入滿員房間及清走非會員等,國內棋牌游戲對于裝飾類的個性化設計反而不太重視。

  《雀魂》保留金幣模式的同時添加人物養成元素(如羈絆系統),養成所需資源及時間較長,很多玩家難以接受其卡池無保底;《雀姬》不涉及屬性與技能方向的培養,以桌布、特效、飾品、皮膚等時裝等與外觀相關內容作為主要的氪金點之一,有玩家戲稱自己把棋牌游戲玩成了“奇跡暖暖”。最令玩家滿意的是,《雀姬》祈愿添加了十連必出角色的設定,令所謂的“非酋”也能從抽卡中獲得不錯的收益。

  同時,《雀姬》添加了“勾玉賽”模式,玩家在游戲中獲得一位和二位可以獲得一定的勾玉,通過積攢勾玉可以獲得一定的獎勵,而第四位并無懲罰。這一模式使得休閑玩家也可以輕松獲得部分物品,而“肝帝”更能解鎖到人物角色。不過通行證做法略有綁架玩家游戲時長的嫌疑,考慮到實際達到70階所需時間并不太長而且此類日麻游戲盈利模式仍在探索之中,也就表示理解了。

  質量不錯,但缺陷也不少的《雀姬》 

  盡管這款游戲在臺服已經運營了很長時間,但自身仍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比如游戲中存在的一些Bug、網絡問題以及對部分老玩家來講略顯累贅的自動理牌等,這款游戲與《雀魂》有很多地方可以相互借鑒,以提升游戲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雀魂》能夠有如今的熱度,其“魔性的表情包”發揮了很大的作用,這點值得《雀姬》參考;而《雀姬》在對局中發出臺詞,玩家之間以此互動對話也是極為有趣,這點反倒是《雀魂》值得學習之處。日麻本身競技性較強,極為適合比賽對戰,《雀魂》可以嘗試開展此類比賽,拉動游戲人氣。

《雀魂》內置部分表情

《雀魂》內置部分表情

  最后用原北京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楊新先生題寫的七言律詩勸誡各位玩家,莫因麻將的輸贏而影響自己正常的生活,也切莫沉迷其中:“方城戰罷笑山妻,敗也陶陶勝自怡,人世古今牌一局,輸贏何必論高低。”

本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來源于互聯網公開信息或網友自助投稿,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資料,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本站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游戲觀察

聚焦極有價值的游戲產業資訊。打造有影響力的游戲產業媒體。

第十九屆游交會5月20日在杭州濱江區舉辦,現已開啟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