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觀察 游戲產業媒體
手機端下載
當前位置:游戲觀察 > 新聞 > 思想觀點 > 正文

明爭暗斗八個多月 “頭騰大戰”幾時休?-游戲觀察-游戲產業資訊_游戲產業動態_游戲產業數據

2019-02-02 14:17 來源:新浪科技

  游戲觀察2月2日消息,從去年開始,一場國內互聯網業界的紛爭上演,對手是騰訊和今日頭條兩大巨頭。這兩家從短視頻開始,再延伸到小程序等領域,已經明爭暗斗了八個多月。這場“頭騰大戰”似乎還沒有停止的意思。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在“頭騰大戰”中,頭條勝出的希望不大。

  文:楊雪梅

  持續了第N個回合的“頭騰大戰”還未結束。

  最近半個月,微信加強了對頭條系產品在其平臺上的管理:暫停今日頭條小程序、封禁抖音新用戶使用微信登錄能力、屏蔽字節跳動官網、屏蔽社交新產品多閃下載鏈接。

  而這場互聯網領域的知名戰役,已經糾纏了八個多月。伴隨著“頭騰大戰”從爆發到高潮,頭條系產品成了微信上的“違規大戶”。

  一方是BAT巨頭之一、月活10億的社交霸主,另一方是快速擴張中的TMD三小巨頭之一,字節跳動和騰訊為何成了冤家?

  始于短視頻,明爭暗斗八個多月

  頭騰大戰的起因是短視頻。

  2018年5月8日張一鳴在其朋友圈慶祝其旗下品牌抖音獲得App Store第一季度下載量第一,并在留言中發表:微信的借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隨后馬化騰評論:可以理解為誹謗;要公證你們的太多了。

  張一鳴為何會直指微信封殺?

  在此之前,2018年3月,部分微信用戶發現,朋友圈看不到好友分享的抖音短視頻鏈接,外界認為是“騰訊屏蔽了抖音”。其實,不止抖音、西瓜視頻,快手、波波視頻等短視頻平臺都受到了影響。

  今日頭條對騰訊的行為解讀為,針對自己的不正當競爭,利用自己微信的壟斷地位,抵制抖音等短視頻平臺,而發展騰訊旗下的短視頻平臺微視。

  朋友圈的一場口水戰,正式拉開了“頭騰大戰”的序幕。

  2018年5月,微信發布《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范》,被稱為最嚴外鏈公告,限制了外部鏈接在微信內傳播。其中一條是:外部鏈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等法定證照的情況下,以任何形式傳播含有視聽節目的內容”的規定。

  這一來,不僅抖音、火山小視頻、快手等平臺受限,連騰訊自己的微視也被限制。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21款短視頻產品會受影響。

短視頻產品

  實際上,微信公告強調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由國家廣電總局核發,業務類別分為播放自辦節目、轉播節目和提供節目集成運營服務等。而目前持有該證的機構,主要以中央媒體、出版機構和各地廣電部門為主,互聯網短視頻平臺大多數都沒有證。

  不久之后微信再次對規范做出更新,是否擁有視聽許可證不再是必須條件。微信還表示,平臺會進一步與開發者研究方案。

  目前,抖音內容發布到微信,也只能通過先保存本地,再通過微信上傳。但快手內容則可以直接跳轉分享到微信,只不過以鏈接形式呈現。

抖音內容發布到微信

  除了口水仗,字節跳動和騰訊還多次鬧上法庭。2018年6月1日,騰訊公告顯示,已將今日頭條、抖音運營者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訴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當競爭行為,并對騰訊聲譽造成嚴重影響。同時,騰訊還宣布暫停與上述兩公司的合作。

  2018年6月1日晚間,字節跳動官方就此回應稱:我們已經對騰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提出訴訟。

  接著6月5日,海淀法院消息,因認為對方利用技術手段屏蔽和攔截用戶訪問頭條網,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將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訴至法院,要求騰訊公司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4000萬元。6月1日,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競爭加劇,騰訊會將頭條系徹底排斥在微信關系鏈之外嗎?

  時至今日,字節跳動和騰訊幾個回合的口水戰后,摩擦日漸升級。如今,字節跳動旗下產品正在加速暫別微信關系鏈。

  最近的一次,是微信暫停今日頭條小程序,提示頁面顯示,小程序今日頭條由于所選類目與小程序運營內容不符合已暫停服務。目前,微信iOS版與安卓版均已無法搜索到今日頭條小程序。

微信暫停今日頭條小程序

  而就在幾天前,1月23日,抖音新用戶已無法正常以微信授權的方式登錄、使用抖音。

  抖音判斷是由于微信開放平臺提供的登錄服務出現問題導致的結果。抖音提醒用戶及時綁定手機號,稱一旦微信封禁登錄能力,除去讓用戶無法使用拍攝互動等基本功能外,還可能對用戶造成已發布視頻丟失,dou+余額丟失,相應收丟失等問題。

  除此之外微信還屏蔽了字節跳動官網,字節跳動稱正在向騰訊申請解禁。

  隨后1月26日晚,微信平臺發布了關于近期誘導違規及惡意對抗的處理的公告,包括但不限于今日頭條、 火山視頻、西瓜視頻、網易云音樂等在內的多款App受到了不同梯度的處罰。此招并不是針對字節跳動一家,但字節跳動旗下產品中招頗多。截止2月1日,字節跳動官網在微信端仍未解封。

  微信月活10億,擁有著巨大的流量入口和社交關系鏈。如果說最開始,頭騰兩家的競爭主要在娛樂及資訊領域,那么隨著多閃的上線,雙方競爭正式擴展到社交領域,而競爭也更加激烈。

  在1月15日,字節跳動上線了社交產品多閃,發布會當日,多閃下載鏈接也很快被微信屏蔽,另一款社交產品馬桶MT發布日當天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微信似乎對新社交產品在其關系鏈內的傳播非常敏感。

社交產品

  “不用把我們當競爭對手,不是同一類產品,我們只把最親密的人聯系起來,干的是不一樣的事情。”今日頭條CEO陳林表示。

  發布會之后,外界認為幾款社交新產品的出現是宣戰微信,但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卻表示,“隨便做個什么東西過來就叫挑戰什么霸權。拿堆紅包出來騙用戶下載,留存,也好意思叫產品。”

  相比張軍的直言,“微信之父”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上談到對“競爭對手”時表示,“我們真的很少思考競爭對手這回事,微信也沒有競爭對手,不必老是給我們按上各種競爭對手。如果有競爭對手,就是我們自己,是我們的組織能力能不能跟上時代的變化。”

  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時代變化不停,社交領域沉寂太久,新的社交產品來勢洶洶,微信顯然在不斷加強自己的防護墻。

  有專家認為,網絡平臺并不是普通的主體,它有越來越多的公共職能,也有一定的公共性,所以應該也承擔共同的責任,所以說封禁的真實目的應當是正當的,但是不應該存在一些不公正的行為。

  積“怨”已久 頭騰之爭在于市場存量之爭?

  QuestMobile數據顯示,短視頻和即時通訊兩個細分行業的時長增長貢獻了移動互聯網用戶使用整體時長增量的一半以上,“短視頻行業成為“時間黑洞”搶占用戶時間,月總使用時長同比上漲1。7倍,超越在線視頻成為僅次于即時通訊的第二大行業。”

  在短視頻方面,騰訊趕了個晚集。

  2017年為中國短視頻爆發元年,在這一年里,抖音成長為短視頻領域第一梯隊,但微視卻悄無聲息,直到2018年才奮起直追,通過春節發紅包、邀請明星加持、高額補貼拉攏達人和MCN等方式爭奪市場。

  騰訊在過去一年陸續推出14款短視頻產品,包括微視、閃咖、QIM、DOV、MOKA魔咔、貓餅、MO聲、騰訊云小視頻、下飯視頻、速看視頻、時光小視頻、yoo視頻、音兔、哈皮共14款短視頻APP。除去微視、yoo視頻、哈皮等,似乎想通過不同的產品切入細分市場。

  無奈頭條系短視頻產品的市場地位較穩,微視在過去的十幾個月內,依舊未做出爆發之勢。

短視頻產品

  根據QuestMobile數據,2018年12月短視頻App中,微視處于第六位,而前五中,頭條系產品占了三個。

  短視頻產品聚攏了大部分年輕用戶,有業內人士認為,“從用戶重合度上看,娛樂產品的受眾是年輕用戶,而BAT中騰訊是非常看重年輕用戶的。”短視頻成為搶奪年前用戶時間的一大娛樂形式,騰訊怎會不急?

  在微信最新更新的版本中,更是將朋友圈的最高位置“貢獻”出來,讓給了視頻動態。記者在發了一條吐槽“朋友的新動態”的朋友圈后,迅速引來數十條評論跟進表示同意。這樣強制性的行為也無疑證實了騰訊的焦慮,用戶體驗?不存在的。

視頻動態

  即時通訊所在社交領域,字節跳動又在不斷嘗試和進入。如果說雙方一開始競爭的點在于短視頻,那么后續則上升到了公司泛娛樂布局層面。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一業內人士認為,智能手機用戶已經趨于飽和,用戶新下載App數越來越低,字節跳動要想持續發展必須爭奪存量市場。他表示,字節跳動構建了以娛樂產品為生態的公司,但是娛樂產品成長的快死的也快,沒辦法沉淀關系鏈,所以只能不斷的堆積新產品。

  另一位接受采訪的00后高校學生就表示,自己刷短視頻就是通過QQ空間,里面基本都是微視的內容 ,而還有人刷短視頻是通過微博。他們覺得再下一個抖音或者微視沒有必要。可見,社交于短視頻,短視頻于社交,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日前,記者發現,抖音已經開始為多閃引流,通過上線隨拍功能互通。而隨拍視頻可存在72小時,僅允許私密好友評論,之后會自動消失。有趣的事,這一功能與新版微信前不久發布的時刻視頻有異曲同工之妙。

隨拍

  抖音“隨拍”功能  一定意義上,多閃正在通過各種資源和方式搭建自己的關系鏈。對抖音、多閃來說,在微信中最需要的是關系鏈,即用戶的微信好友通訊錄。如果字節跳動可以通過多閃搭建自己的關系鏈,這樣可以挖掘用戶在體系內的更多信息,以及開發半熟人關系,即再造一個短視頻版的微信。

  微信從誕生至今八年,目前來看,多閃還需要更長的征途要走。

  而這場未完待續的頭騰大戰似乎還要繼續打下去。在互聯網分析師錢皓看來,隨著騰訊對與微信入口的把控越來越嚴格,類似于“頭騰大戰”的摩擦也將會越來越多,從用戶體驗看,微信的封禁,加大了用戶使用其他社交App的難度,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用戶損失。不過從整體來看,封殺存在又到行為的鏈接有助于促進整個微信生態的健康發展。

  不過,至于微信是否會全面封殺頭條系產品,很多人則認為不太可能。人民日報發文稱,每個互聯網巨頭,都想追求市場的優勢地位,筑起屬于自己的高墻,這一點無可厚非,但有一點,不得綁架用戶,應該是商戰的底線,想封誰就能封誰勢必會造成市場的混亂,最后危及互聯網產業的發展。

  有人表示,在頭騰大戰中,若是頭條能挺住,基本上江山就穩了,若是挺不住,騰訊則會以秋風掃落葉之勢進行完全碾壓蹂躪。當然,除了頭騰自身資源條件和戰術,大環境也會影響這場競爭的走向,比如即將到來的5G。

  5G時代的到來,AR、人臉識別、動作捕捉等新視頻技術應用爆發,視頻承載、傳播信息方式也將升級。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一位業內人士就認為,目前在“頭騰大戰”中頭條勝出希望不大,“看5G時代的表現吧”。

本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來源于互聯網公開信息或網友自助投稿,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資料,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本站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游戲觀察

聚焦極有價值的游戲產業資訊。打造有影響力的游戲產業媒體。

第十九屆游交會5月20日在杭州濱江區舉辦,現已開啟報名